文章來源~就是水果+豬油的那篇集資廣告~左上角的那個【教授:街頭,最好的公民教室】 
街頭民主教室逐字稿 http://goo.gl/ObiJ5s 

因為本人無法長時間上網看文,所以服貿相關文章或公聽會等,都是全部印下來XD;
所以這邊提供列印用 word 檔下載XD 全54頁,可1張紙2頁 以省紙省$XD(但消耗眼力XD;)
(此篇word是比較之前整理的,故僅有3/20~3/21部分講稿←印起來已經很厚了XD
 新的演講逐字稿,感謝團結力量大的網友們~已經陸續放上google文件了!)
(本人應該也會慢慢地放上 重點整理的摘錄文 和下載列印用doc 等吧~若有空的話盡量啦XD;;;)

 

沒時間看完逐字稿的朋友~可以瀏覽以下節錄部分(也可以此挑選有興趣的單篇講稿閱讀)
早已看完的朋友~就請當成是本人的筆記與備忘錄囉XD!
(列印下來的好處XD 可以隨意畫重點 與在旁邊筆記 寫心得等等XD 重複閱讀時,速度就更快~) 

 

 

以下是 from : 反黑箱服貿-街頭民主大學 3/20 濟南路 (by 大帝音地)

01.

節錄
來源

基本上面我常會要我的學生思考一個問題—當人家來說效率的時候,你就要來想、你就要來問:是誰的效率?當人家在說這樣子或那樣子的一個貿易的措施,經濟的、市場的一種方式,會帶來更高的生產力的提高的時候,你要問的是說:是誰提高了、是提高了誰的生產力?是讓誰獲利?這一種分配性的一個效果,是我們討論與研究的、在經濟社會學裡面很重要的一個核心。

那麼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核心,就在於這個過程裡面,有的人得利了,而也有的人在這裡面它的利益受到傷害了。

因為在那樣的一個過程裡面,創造出了少數的贏家跟多數的輸家

那些宣稱要保護家庭、愛護家庭的那些人,今天更應該來到這個地方,跟我們坐在一起,是不是? 因為這整個經濟的過程,是讓人民失去生活、失去工作的機會;是讓他的薪水降低、讓她沒辦法養家餬口,這才是破壞家庭最重要的一個力量阿。我們管誰跟誰要相愛?只要他們相愛、它們要組成家庭,我們就應該祝福他們阿,是不是這樣子?要不為什麼這些堅持家庭價值的人他今天不能夠動員,不能夠讓神來感召他們坐在這個地方,讓我們一起用這樣的一個方式來保衛家庭、來保衛我們的價值呢?

但是我們不是有議會的民主嗎,我們為什麼還需要一個街頭上面的民主呢?那是因為在這樣一個政治經濟的過程裡面,少數的那些得利者、那些1%的人、那些能夠名列富比世全球五百大富翁排行榜的那些人,挾持了這個議會。
那麼他們也知道,這樣子的一個、各種各樣的一個貿易協議的簽訂,他一定就是讓少數人得利、讓多數人迫害的一個過程。所以他必須要挾持、他必須要把持、必須要掌握那樣子的一個立法機關,必須要掌握那樣子的一個行政機關,甚至他們還需要把他們的手伸到司法機關裡面。

 
我們空有民主的外殼,但是沒有民主的內容

即使你是一個贊成、擁護自由貿易的人,你也必須要走到街頭上面來

我們不能夠認為有選舉、有議會、就有民主

那麼今天的街頭民主的實踐,其實就是一個民主的過程、就是把這個政治的過程拿回到我們手上來,讓我們能夠決定、讓我們能夠發聲,不需要那個少數的官員—事實上我今天看才知道說,原來整個服貿開放或是不開放,是由十八個—包含約聘部的人員所做出來的一個決定,連專家、政治都提不上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任何一個學民族理論的人都知道,沒有主權、沒有確定的疆界,民主是非常難實現的。我們知道中國不是一個很普通的國家,他是跟我們有敵對關係的一個國家,他是想要否定我們主權的一個國家


[清大社會所-
陳明祺老師]

53:37-
1:15:44

http://
ppt.cc/vv2e

   

 

02.

節錄
來源

二十年前,我也坐在下面,和各位一樣,那個時候我們想要有大學法,因為有大學法我們才有真正的大學自治,才有真正的學生的權利在學校裡面。我們那時候要求要有大學法的時候,我們在群賢樓、在立法院的門口也是大聲地疾呼說:「我們要教官退出校園,要大學自治,要教授治校」等等,結果那個時候國民黨的政府呢不太理我們,於是那個時候我們也在黃國昌老師—現在也是這個運動的領導者,在黃國昌老師—當時是台灣大學的學生會會長,他的一聲令下,我們所有的人翻過牆,往裡面跑,通過了立法院那三個字的匾額(但是我們那一次沒有把它拿下來,但是大家做到了),跑過了這個長廊,到了議場的正中間,就是中間有個廣場有沒有,常常是立法委員在那邊舉辦立法院,但是我們那一天沒有衝破大門,我們只有在那個廣場前面靜坐下來,大概不到半小時,我們就被像豬一樣抬出去了,所以同學,我們二十年前沒有做到的事情,你們做到了!

其實我們現在的高中課本,各位看過的高中課本,公民道德的課本裡面都有告訴我們「行政命令」是什麼,行政命令是行政機關公布的法規,公布之後拘束我們人民,這個是一個法律、一個行政(經過他們的進行了行政程序後公布的)法規,跟我們和另外一個政治主體簽訂的協議,這個有什麼樣本質一樣的地方?各位告訴我,沒有,他完全是不一樣的東西。我們會問說:「那這是國際協議嗎?」我們可能門口的伯伯說:那當然是國際協議!但是我說:「可以討論,因為我們就這個問題有很多的討論的空間」如果他是國際協議的話,大法官告訴我們要不要審?要審!

那可能,你說我的政治立場覺得他不是國與國之間關係的協議,那他是什麼?兩岸協議麻!兩岸協議要怎麼審?依照我們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裏面,兩岸協議要不要審?要審!只要是他跟我們的人民權利義務有關係的,就是要審,就是立法院應該要審的。兩岸的服貿協議和我們的權益有沒有關係?跟四百萬的勞工有沒有關係?跟所有的服務業有沒有關係?所以要不要審?當然要審!

行政命令呢?行政命令要不要審?可以審,不是完全不用審,只要我們的立法委員開會說他要審,他就應該要審,不是行政命令就不用審,更何況他根本就不是行政命令。所以他是一個指鹿為馬的國家,把兩岸協議說成是行政命令的國家。這樣子的執政黨,這樣子的執政立委,我們要不要?

那如果兩岸協議要怎麼審?光靠我剛剛講的兩岸關係條例夠不夠?其實很不夠。裡面只有說:應送審查。好那我們就說,這次張慶忠宣布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三個月沒有審視為審查,那兩岸協議可不可以這樣審?我剛剛說了,根本不可以這樣審!因為他不是行政命令,沒有那種三個月自動生效的東西。那兩岸協議怎麼審,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裡面沒有講,他不清楚的告訴你應該怎麼審,所以今天我們的立委在裏面亂來、在打架、在搶麥克風,用一個隱藏式的麥克風,MURMUR了幾句之後他就送委員審查存查了,我們要這樣的立委嗎?我們有沒有辦法告訴他怎麼用?可以。他不是國會自律就可以解決的,因為忘記是哪一個政治人物(按:應為柯建銘)說:這是國會自律的範圍;馬英九說:交給國會自己決定就好了。我們說:不是這樣的。

兩岸協議有沒有可能賣台?如果是這樣我們要不要審?所以我們可以告訴他怎麼審,我們可以立一個法,說:兩岸協議就是要審,各位贊成嗎?我剛剛知道裡面的學生們已經提出這樣的一個建議:第一,退回服貿重審;第二:先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監督條例

先過這個法案,告訴他們,我們通通都要審,通通要給我們看,是誰去談判?是誰在搶我們的利益?是誰怎麼樣把我們的利益賣給對面?所以這個法重不重要?所以我們可以今天坐在這裡,要求兩岸關係監督條例通過!今天的分享到這裡,後面還有很多老師的分享,請各位繼續期待!


[台北大學
法律系-
官曉薇老師]

3:37:45
-3:46:14

http://
ppt.cc/qnc0


     

 

20121229 080-2-s.jpg

   

 

03.

節錄
來源

可是進入21世紀以後,很多的民主體制遇到了挫敗,有的甚至面臨崩解的危機,因為很多新興的民主體制,他們抵擋不了威權的誘惑和摧殘,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多。一篇文章說有一個很重大的原因,威脅全球民主體制很大的一個原因是在於:中國。是中國,為什麼?因為中國的崛起讓很多世界上的統治者,讓他們以為只要憑藉政府的強制力,蠻橫、硬幹就可以搞好經濟,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搞好經濟。

在全球化的趨勢底下,很多國家面對經濟的競爭,有些國家就認為,如果我們要搞好經濟的話,民主的體制對決策曠日廢時,有很多民意的反對、壓力,讓很多決策跟不上全球化的腳步。所以,最好把這個決策民主的程序排除掉,不讓民意參與,不讓民意監督,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搞好經濟。但是,把重大的程序從民主的程序排除,不讓民意參與,不讓民意監督,那就是扼殺民主。 

當遇到民意的反彈,說不能再這樣亂搞的時候,他們才說:好,那我同意逐條審查、逐條表決。然後在國會沒有做實質審查以前不可以生效,然後開了幾場的公聽會,公聽會才開完,他們就用這種粗暴的方式說:超過三個月了,生效,送議院存查! 

有人跟我們講說,坐在這裏面的各位青年朋友、各位台灣公民,你們真的懂服貿嗎?服貿這麼的複雜。下次如果有人質疑你的時候,你就和她講說:就是因為我不太懂服貿,所以我要站在這裡、坐在這裡,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沒有錯,服貿影響非常的廣大,影響到台灣一千項的產業、影響到四百萬到六百萬的勞工;有人認為他開放的一些東西是不對等的、有人認為他開放的一些產業—像通訊服務、像交通運輸,會危及台灣的國家安全,因為我們所(??,3:56:19)的是一個對台灣有敵意、對台灣有領土野心的一個國家。有人認為,他認為某些產業—弱勢的產業,比如說像美容美髮、比如說像汽車維修,會造成傷害、會讓很多的勞工失業;也許有些人不同意、有些人認為—這個法案、這個議案這個協定,對台灣經濟是有好處的,那我們就要說清楚。我們要讓這個政府去回應,到底民間的這些憂鬱有沒有道理,你要出來說清楚。

一個法案、一個議案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有好處,一定有人得利、一定有人受到傷害,那些人得利、那些人受到傷害?對於受到傷害的那些產業、那些勞工,我們有沒有什麼補償的措施?一個政策不是應該要這樣子,透過討論的過程,讓民眾能夠了解、讓我們知道什麼樣子的一個議案、什麼樣的一個政策對我們是比較好的。當你把這個議案把她排除在民意的參與之外,也不讓國會有任何討論的機會,我們怎麼知道你說對台灣經濟有好處說的是真的?民眾如果對這個議案不了解,是因為他把這個議案排除在民意的影響之外,不讓民眾參與、不讓民眾監督、不讓民眾討論!我們就是要讓這種民主的參與被傷害的狀況,我們不讓它發生。
 
有人說,我們在這裡是不理性的,這是讓人聽了快要吐血的一句話!理性是什麼?簡單講,理性就是我要講道理,講道理的方式很多,不見得我要用溫良恭儉讓的方式,今天政府硬要強行通過服貿協定,他不讓國會逐條審查,他之前排除民願參與和監督,他就是不和你講一個道理說;為什麼我要通過這個法案?
 
政府不理性,所以我們才會出來抗爭,我們抗爭的目的,是希望這個決策她不能夠排除民意的影響。 

假設今天服貿可以這樣過的話,將來貨貿,甚至有關政治決議,他們都可以用這種方式硬搞、惡搞的話,那麼葬送的不只是民主的生計,而且是葬送了台灣的整個前途。所以我們要堅持,我們的堅持不只是護衛台灣民主的生計,而且是創造台灣的一個民主的元氣,讓我們的政策討論不要迴避民主的機制,不要迴避民意的影響和監督讓我們的政策有更多被審慎討論的對話和溝通,讓我們能夠去了解什麼樣的政策對台灣整體是有好的,能夠讓人民去選擇、去做施政影響的機會
 
 
[台大社會系-
林國明教授]

3:48:00
-4:06:00    

http://
ppt.cc/TkQS


  

    

04. 

節錄
來源
  
不是學生特別叫我,而是從昨天開始就有個很奇怪的氣氛。系辦開始工讀生不見了,然後系秘書就說:他請假有事。然後下午的課的助教也不見了,只剩一個留下來和老師報告說:四個助教只剩一個,其他的都不來了,那我留在學校幹嘛呢。
  
那依我的專業來說,最嚴重的就是醫療照護產業被開放,允許中資進來,這會有非常非常嚴重的後果。我們知道醫院非營利組織,現行的老人機構和身心障礙者的小型機構也都是由非營利組職來管理,很多都是公辦民營,中間有很多的issue可以被討論。譬如說公辦民營到底是誰的責任、誰的權力?到底非營利組織要付多少錢來支撐這個小型的這種照顧機構?到底公家的責任在哪裡?我們要付多少錢?

服貿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問題在哪裡?在於它其實開放中資進來投資小型的機構。目前的說法—只是說法而已,因為我們都沒有審查,我們也沒有看到實質的規範怎麼做,這個會不會詳細規範?

問題是你要想喔,這是什麼東西啊?非營利組織為什麼變成服貿呢?非營利的本質是什麼?非營利啊!不能賺錢的啊!那為什麼會被放到服貿裡面去被開放?

現行的台灣非營利組織其實也很多是這樣,到底是民間的責任還是國家的責任的爭議。我們長照保險很多還在喬的中間

好那我們現在服貿來了,我們開放可以進來投資了,那以後進到長照保險的錢,到底被誰賺去你都不知道。我們有沒有可能完全反對中國的資金進來?這其實有非常多值得討論的地方,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非常非常的堅持:健康照護產業醫療產業絕對應該是非營利,它不應該被放到服貿裡面

 
[台北大學
社會系—
張恆豪老師]

4:22:43
-4:27:10

http://
ppt.cc/0CV2


   

    

05.  

節錄
來源
 
因為我自己是從經濟學的,市場失靈的時候我們都知道政治是可以介入的,可是當這個政府失靈的時候怎麼辦呢,我們是代議政治民意機關可以監督他們。可是當民意機關都沒有辦法做到它該做的事怎麼辦?大家說怎麼辦?對,就是公民不服從

第二個問題是對學媒體的人來說 或對我們媒體市場來說 這個服貿協議有什麼影響?我就講一個就可以了,因為接下來很多主題有老師會跟大家分享。就一個主題就是廣告,廣告對媒體的影響大不大,大家都知道為什麼我們台灣現在很多問題在媒體上看不到,因為廣告主會用抽廣告的方式限制媒體的呈現的內容,大家都曉得台灣房價的問題很多,工業住宅的問題很多,為什麼這幾年來除了上週天下揭露這個事情後我們很少在媒體上面看到台灣住宅的問題,為什麼,為什麼?因為廣告主的前三大,這幾年來前三大的廣告主就是什麼?就是建商,對不對,這是第一個我們可以看到,廣告對媒體言論自由的影響。

再來我們看一下服貿協議裡面的內容是我們對對岸廣告內容全面開放,他們想要在我們這邊下廣告是沒有任何阻礙的

可是我們看到現場的是那麼的和平但是在媒體上呈現的是另一個風貌。如果媒體會被更強權的更有資本的甚至有政治的勢力在後面做支持的話,它所呈現的內容會更不一樣。

[世新大學
傳播管理學系
-羅慧雯老師]

4:30:00
-4:39:36

http://
ppt.cc/uzYp


          

   

07_183-2.jpg

(這其實是唐草~不是太陽花XD)    

 

 

06.  

節錄
來源

我小時候常常看電視,看到電視上美國的影片,有美國的節目主持人,或者是他們的明星等等,常常在公開的場合虧他們的總統、嘲笑他們的總統,我小時候心裡好羨慕!那個時候,還是白色恐怖的時代,那個時候我的老師,在中學的老師,僅僅是上課跟我們講了幾句,我們都覺得沒有什麼的話,他第二天就不見了。他再也沒有回來過。在那個時代,各位年輕的朋友,你們真的很難想像阿。 
但時間過得真快,我還記得,前不久之前,就在那一條路上,我們廢除刑法100條,因為那時候,刑法100條,是只要發表反對政府的言論,就是唯一死刑啊。在那個時代。那個時候,在台大醫學院的門口,我跟李正元醫師(按:人名不確定)等等,我們在那裡,一起被鎮暴警察抬走。但是那個時候,已經是好多了,台灣已經進步很多了。

服貿協定,他是一個非常複雜、非常龐大的內容,非常複雜,今天在這裡上課好多位政治經濟學的教授和老師和大家解釋很多,其實我們忙於生活、忙於學業的人,沒有人有時間認真的去研究那些事情。所以呢,我們的在野黨要求要逐條審查,逐條審查,未必能夠真正保得住我們的利益,但那好歹是一個最起碼的希望嘛。

但是我有一個猜想。我猜想,他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逐條審查,為什麼?因為服貿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協定,光他的文件堆起來就非常非常的高,一般人沒有時間去看他。如果逐條審查的話,一天省一條,媒體每一天就報導一條,這樣一條一條的報導下去,全台灣的人民就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啦!這是馬英九等人,最害怕的事情。他們最害怕的,就是人民終於明白啦!他們所依賴的,就是大家的無知。 

電擊實驗,主持這個實驗的教授非常有名,叫做Milgram,這樣有點像上課了喔?那,Milgram呢,他在他在做博士論文的時候他就已經做了這樣初步的實驗,這個實驗簡單講是這樣,就是在大學的校園裡面,心理系,耶魯大學心理系 (...中略...) 一個疼痛的實驗,關於疼痛與學習關係的實驗

Milgram說,你放心,我是負責人、我是主持人,你只是負責助理而已,不甘你的事。這個實驗大家知道,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大家看看這些受過良好教育的大學生,他們自己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到底有多強?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說,其實接受良好教育,並不是獨立思考之保證—其實恰恰相反,讀書讀得越多、越尊敬權威,當權威說幹麻,他就幹了。這個實驗,充分的解釋希特勒是為什麼可以成功,因為他動用了所有的教授、學者、權威,告訴德國人說,猶太人該死。殺一個猶太人就是救一個德國人。這種口號在當時,這麼荒謬、這麼無恥、這麼…這麼離奇的說法,當時的德國人,居然會相信。所以各位親愛的年輕的朋友,你們坐在這裡,你們是那百分之三十中的另外的百分之三十,你們知道嗎?你們是菁英中的菁英啊!謝謝。你們是真正有判斷力的人。


[人本基金會
史英老師]

4:47:00
-5:14:05

http://
ppt.cc/QERB

   

    

07.  

節錄
來源
 
跟我們人民權益重要的事項,只要會干涉到你的權利、影響到你的生存、影響到你的自由、影響到你的財產,你的權利被剝奪的情形,一定要透過法律來規定才能夠剝奪你的自由、財產、生命;一定要透過制定法律的程序、相當於法律的程序,才能夠去干涉、才能夠去影響我們人民的權利跟自由,這就叫法律保留原則

我們期待政府告訴我們說,這個行業的服務業如果開放之後,到底會為我們帶來多少利益—經濟利益、商業利益;到底會對我們國產生什麼樣的商業損失,波及我們這個服務業。但是,政府都沒有告訴我們,他一直舉一些例子,舉一些(??)說:我們的競爭力很強,我們沒有問題,我們挺得住。

大陸的一家國營的銀行,他會是台灣最大的銀行的營業規模的四十倍,營利也是四十倍。這是說什麼,大陸的銀行賺一年的錢,台灣的銀行要賺四十年,才能夠相當他的錢,而且大陸這樣的銀行不是只有一家,是十幾家國營的銀行。

大家都說開放沒有問題,我們不是也對美國開放嗎?美國的花旗銀行也過來啦、新加坡的星展銀行也過來啦,都沒問題啊。花旗銀行規模不大嗎,新加坡的星展銀行還有匯豐銀行(香港匯豐銀行)也都過來啦,為什麼都沒有問題呢?

新加坡的銀行過來賺錢,美國的銀行過來賺錢,花旗銀行過來賺錢,德國的德意志銀行也過來賺錢,他們的目的是想賺錢,但是他們沒有想要併吞台灣。他只有想要併購,像一些體制不好的萬泰銀行把他收起來、渣打銀行把他收起來、把他併購,他的目的是賺錢,把一些人裁掉,(???)規模然後收起來,目的繼續想賺錢。

大陸的國營企業當然也想賺錢,他進來之後除了想賺錢之外,各位你想想看,大陸是國營事業喔,也就是說他從上至董事長、下至副董事長、總經理到董事、裡面的高階主管…除了少數的高階經理人之外,很可能他具有黨的背景,大陸國營企業能不能不聽中共黨中央的話?你們想想看,我不做結論。當如果中共黨中央下命令說:你逐步逐步地,在公開股票市場當中,去買台新銀行的股票、去買玉山銀行的股票、去買萬泰銀行的股票,一家一家,你要知道她是四十倍喔,一家銀行就不只你四十倍,一家一家把你收起來。外國銀行也不是說不會這麼做,他會這麼做的話他有利潤可是對中國的國營銀行來說,他思考的可能不是只有利潤;當它被賦予政治使命的時候,各位,我們的銀行可能慢慢地一家一家會被中國給買走當他如果經營有一些問題的時候,或者也不是說買到過半股權、也不用全買,要掌控一家銀行不用全部股票都買,當然如果有過50%沒有問題,絕對他就掌控經營權。可是其實現代的—告訴各位,現在所有的銀行他們自己大股東的股權,其實都沒有人超過一半,但是他就可以享有這個銀行的經營權。

當一旦整個銀行的經營權轉換為中國的時候,你想想看:你會說個什麼關心嗎?工作一樣有阿,也不會被解聘阿,而且也不會說一票的大陸人就來搶走你們的位子阿。是的沒有錯,可是對方知道你銀行有多少錢,當然現在大家都是學生可能銀行沒什麼戶頭沒什麼錢,可是你未來工作之後,銀行裡會有多少錢、你買了多少的基金、期貨證券、你貸了多少款、還有他可以透過聯合信用中心(按:應為聯合徵信中心)去查一下你的信用紀錄,你的所有的金融的相關資料,如果今天這個銀行背後有政治目的的時候,他都可以透過這種方式去就過去了。怕的是這樣子、怕的是被併吞,怕的是我們所有的資料通通過去,這是其中之一。

基本上我們現在當然相信中華電信、相信遠傳、相信台灣大他不會這麼做、他不會把你的資料送出去,雖然他有那個資料。如果沒有法院的命令,他不能去把這個資料拿出來,他說:我要保護各位的隱私。可是各位,今天如果中共的這些國營的電信公司,或者是陸資的公司—不要說國營的,大陸資金的公司鯨吞蠶食地掌握我們台灣這些經營權的時候,這些大陸國營的電信公司、或者是大陸資的電信公司,當他被中共的黨中央施壓說:請你把陳志輝老師通訊的紀錄、還有他定位的紀錄通通給我,還有他打電話給誰、接了誰的電話通通給我,包括在座各位都有可能成為被出賣的那個對象,這些資訊,你希望給別人嗎?
 
其實我告訴各位,中共根本已經放棄武器攻台了,中共根本不屑武力攻台了。因為,如果這樣的服貿協議過關了話,他根本不用武力來打台灣,他直接用錢就把台灣給買下來了!
 
當我跟大陸學長聊到說,我這樣的一個想法,大陸是不是真的可以透過這種方式買下來,他們說:非常有可能,因為他們現在就是在買香港。所以,買台灣那是遲早的事情,一旦這樣的過關完全對大陸不受限制的開放的時候,台灣一點一點一滴慢慢地就被買下來,那個時候就自然地用經濟來統一台灣了
 
他們用這另一種方式—不要說侵略台灣,而是讓台灣更加仰賴大陸
 
我們不是不理性的說:什麼都不要,我們都不要開放。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我們要仔細的思考說:這個開放,對我們到底有多少影響?而這是一個政府應該盡的責任,而不是粉飾太平說:通通沒有影響,都不會有,我們台灣夠強
 
各位,我們生存在出版自由的台灣真是個幸福,過去出版要新聞局審批阿,但是現在告訴你,你只要想出書,你直接去找出版社直接印一印就可以了,不用經過同意通過,這叫做出版自由!但是,大陸沒有出版自由,所以我們要出版的東西在那邊還要經過他們審批喔,而且我們的出版社在那邊還不能夠獨資喔。而且投資之後,在條文明定說什麼?要大陸的資方具有主導權,欸,我們到那邊投資出版事業、跟他合資,結果他們規定說,要大陸的方面的資金具有主導權,這是哪門子的平等阿!
 

[政治大學
法學院-
陳志輝老師]

5:22:00
-6:05:00

http://
ppt.cc/6Y1y

   

本人補充:
這篇提到銀行業之情事,在本人這篇推薦文鄭秀玲教授關於銀行業之衝擊報告亦有討論過~

 

 

 

 

 

 

文摘~接續下篇……┏(; ̄▽ ̄)┛  

 

 

 

 

 

 

 

 

 

 

 

 

 

 *    border-color: #96ccf7; border-width: 2px; ←自己的筆記 請別介意XD;

創作者介紹

小無的不臘閣

小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